火线解读!隔夜拆借利率波动 钱紧探因与资金面走势猜想
发布日期:2023-11-13 16:25    点击次数:184

  【相关阅读】

  十月最后一天资金面突然趋紧,大行不出钱隔夜利率直冲50%,市场人士:下一步可能降准

  “隔夜拆借利率28%了。”

  “我这里已经看到50%了。”

  21世纪经济报道询问了多位资金交易员发现,10月31日的资金市场流动性似乎出现紧张。

  一位银行金融市场部交易员对记者表示:“早上九点半还有钱,到了下午很多人顶着4点钟这个时间点来借钱,结果发现还是没有钱。”

  另外一位交易员表示,“银行10月31日融出极少,基本没有。最后有家大行融出了300亿资金,但是根本不够,市场还是有很多50%求隔夜资金的。”

  相应时间,有交易员反馈7天资金是10%的利率,相较隔夜资金稍微缓和一些,但也是相对高位。

  10月31日,中国债券信息网实时行情显示,截至17:57,银行间市场质押式回购交易品种中,R01D、R02D、R03D和R07D四款产品最高回购利率分别为50%、30%、10%和12%,为近年来罕见的阶段性高点。

  据接近央行的市场人士分析:从明日开始,随着月末因素消退,以及前期财政发债资金转化为财政支出,加之预计央行将会继续根据市场需求充足投放流动性,充分满足市场需求,货币市场利率将回落至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利率附近。

  据市场人士分析,10月31日,在跨月、政府债券集中供给、财政缴款等多种因素叠加的情况下,部分隔夜滚回购的投资者出现误判,在发现融资不畅后,为避免违约风险大幅提升回购利率平盘,导致货币市场利率突然飙升,债券回购交易结算失败增加。

  据了解,高利率融资的仅为少量非银机构和资管产品,成交的笔数和金额占全市场的比例较低,跨月市场成交量和利率总体平稳。截至19:00,绝大部分机构已顺畅平盘交易和结算。

  市场人士称,月末各种因素及市场情况复杂,流动性容易出现波动,市场往往又十分敏感,金融机构本应高度重视流动性管理、加强风险应对,部分机构从追求利润最大化目的出发,过度依赖滚动融资借短投长,引发自身流动性风险,进而扰动市场和造成紧张情绪的问题值得关注。

  大行融出较少

  一般而言,包括三大政策行与六家国有大行在内的大行会在月末等资金面偏紧的时点增加融出,发挥市场稳定器的作用。从Wind统计的季度金融机构资金净融出融入情况来看,大行带动银行资金融出总量增长。公开数据显示,进入2023年后,大行融出平均占比大幅升至95%,部分时点大行融出占比超过100%。

  但多位交易员表示,10月31日尤其到下午,并没有见到大行大规模融出。在月末钱紧的情况下,这是非常罕见的。

  钱紧探因

  什么原因?市场有多种猜想。

  对于隔夜拆借利率突然飙升的情况,多位受访对象指出,一方面是由于月底资金市场流动性偏紧,另一方面或与特殊再融资债的加大发行有关。

  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明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近期政府债供给大幅增加,但央行投放仍以短期为主,而且投放量相对保守,所以市场资金供求缺口较大,资金面偏紧,短期货币利率大幅上涨。

  中信明明FICC研究团队日前发布研报称,测算11月存在一定流动性缺口。

  一是政府债券融资压力较大。参考部分省市公布的地方债发行计划和国债发行规律,结合目前特殊再融资债以及国债增发的情况,预计11月政府债整体净融资约12000亿元。

  二是财政收支方面支出料将发力。参考历史经验,11月通常财政支出会高于收入,考虑到目前经济修复仍存挑战,政府部门也在积极推动“减税降费”,预计财政收支差额的绝对值较往年会将进一步扩大。

  三是外汇占款自去年末变化加大,但整体影响仍相对较弱,缴准压力微增对资金面带来一定的扰动。

  国信证券金融研究团队日前也在研报中用“针刺”效应形容当下资金面紧张的情况。

  一位券商固收分析师对记者表示,第一位的原因是近期债券供给量比较大,相当于银行被动持有一些债券,资产端和负债端就出现了一个很大的缺口,于是需要通过隔夜资金补上缺口,造成了货币市场的短端的流动性压力。

  第二就是此前市场博弈降准,但是最近政策还没有出台,货币政策的回冲还没有到位。

  从目前汇率端的体现来看,美元兑人民币汇率还在7.3左右徘徊,对于央行来说,货币政策确实存在左右为难的局面,如果银根放得过松,也可能导致汇率剧烈波动。

  也有交易员表示,银行的LCR指标(流动性覆盖率)可能是近期“钱紧”的一个因素。2009年,巴塞尔委员会首次提出LCR指标用于度量短期压力情境下单体银行的流动性状况。2011年,中国银监会发布关于中国银行业实施新监管标准的指导意见,首次在中国明确要求银行LCR不得低于100%。在今年硅谷银行发生流动性风险之后,国内银行也尤其重视这个指标。上述交易员认为这个指标可能导致在周二的情况下大行并没有大规模融出。

  不过上述券商人士指出,LCR整体会对大行融出产生影响,但这是个季末指标,眼下还没有到季末,按理说不会这么快调整。

  资金面偏紧还会持续吗?

  近期货币市场资金面偏紧。

  尽管经历了8月降息、9月降准、连续两月MLF超额续作等宽货币政策落地,但市场资金面并未明显宽松。

  同业存单利率从今年8月开始震荡上行,截至10月31日,股份行一年期加权同业存单发行利率2.578%,相较年内最低点2.18%增加39.8个BP,已超过1年期中期借贷便利(MLF)利率2.5%。

  从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走势来看,今年9月以来1年期Shibor利率已上升24.3BP,目前已超过1年期中期借贷便利(MLF)利率2.5%。

  回顾今年的Shibor走势,截至数据披露时,今年年内Shibor的最高点在3月,银行间隔夜拆借利率一度达到2.273%,一年期Shibor一度超过2.74%。彼时经历信贷“开门红”的巨量信贷投放,企业贷款增速已接近历史高位,银行流动性趋紧,在3月15日央行开展4810亿元MLF操作与1040亿元公开市场逆回购操作,补充银行中长期流动性,方缓解了银行系统资金流动性紧张问题。

  至于10月31日市场流传的一张某信托公司质押式回购成交单现实,隔夜回购利率50%的情况下居然成交了。

  上述券商分析师对记者表示,信托在货币市场一般被认为是资质较差的主体,所以融入成本较高也属于正常,再加上信托业刚刚开放加杠杆不久,可能有点边际效应。大概率是个例,隔夜利率如此之高的成交估计很难持续。

  不过央行仍然在呵护市场流动性。

  据了解,近期央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等工具投放了大量流动性,10月31日公开市场逆回购余额高达2.69万亿元,处于历史高位,10月末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较为充裕。

  10月31日,银行间存款类机构的隔夜回购利率DR001和7天回购利率DR007分别为1.86%和2.08%,较上日分别上行18BP和下降8BP,资金面较为平稳。银行间包含非银机构的隔夜回购利率R001为3.22%,交易所非银机构集中竞价成交的隔夜回购利率GC001为3.07%,均处于月末正常水平。

  中信证券明明FICC研究团队此前研报显示,央行呵护流动性的态度依然明确,后续或继续采取削峰填谷的方式维持资金面平稳运行,同时年内降准或超额续作MLF的概率较大。

  据接近央行的市场人士分析,从明日开始,随着月末因素消退,以及前期财政发债资金转化为财政支出,加之预计央行将会继续根据市场需求充足投放流动性,充分满足市场需求,货币市场利率将回落至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利率附近。

  近期央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等工具投放了大量流动性,10月31日公开市场逆回购余额高达2.69万亿元,处于历史高位,10月末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较为充裕。

  以全天来看,10月31日,银行间存款类机构的隔夜回购利率DR001和7天回购利率DR007分别为1.86%和2.08%,较上日分别上行18BP和下降8BP,资金面较为平稳。银行间包含非银机构的隔夜回购利率R001为3.22%,交易所非银机构集中竞价成交的隔夜回购利率GC001为3.07%,均处于月末正常水平。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张恒星 SF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