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进一步放宽YCC
发布日期:2023-11-13 14:53    点击次数:67

  转自:北京商报

  10月31日,在最新议息会议上,日本央行继续按兵不动,维持政策利率在-0.100%不变,维持10年期国债收益率目标在0.00%不变。对于日本国债收益率,日本央行植田和男表示,长期收益率上限以1%作为参考,将提高收益率曲线控制计划(YCC)政策灵活性。

  YCC计划是日本央行通过购买目标期限的国债,将该期限国债收益率压低至目标水平,使得无风险收益率水平下降,进而推动信贷利率下行,刺激经济增长。但YCC政策之下,日本汇市承受极大压力,由于其他主要央行纷纷加息,脱节的日本与其他市场之间的利差不断扩大,导致日元贬值。日本央行此次进一步放宽YCC,也是在为后续政策正常化、废除YCC铺路。

  在本次会议前,对于YCC曲线的调整有各种传言,但最终结果显示,虽然日本央行确实将1%的利率“硬上限”改为参考,并表示将更加灵活,但并未如此前市场预期,即明确将上限放宽至1.5%。并且,日本央行10月31日的整体表态也偏“鸽派”,称将继续耐心实施宽松货币政策,如有必要,将毫不犹豫地增加宽松措施。该行还重申,将主要通过大规模日本国债购买操作来实施YCC政策。

  虽然此次决议未明确进一步放宽YCC,但市场仍预期,日本央行将不得不很快取消YCC,并于明年退出负利率政策。植田和男称,改善YCC政策的灵活性是合适的,“对固定利率操作实施1%上限可能会产生重大副作用。如果收益率上限保持刚性,副作用将变得更大”。

  而此前,在放宽YCC预期下,日元兑美元在10月31日亚太早盘一度升至两周最高位,报148.90。10年期日债收益率也一度攀升至0.955%的十年高位。决议公布后,日元兑美元迅速重回跌势,再次跌破150关口。10年期美债收益率短线也随即回撤。日经225指数和日本东证指数均快速走高,涨幅均超0.7%。

  在前景展望方面,日本央行调高了通胀预期,将2023财年核心CPI预期中值从7月的2.5%调升至2.8%,但调降了对国内生产总值(GDP)的预期,将2024财年GDP预期调整为1.0%,此前为1.2%。此外,日本央行还表示,将继续从持续稳定地实现维持物价水平,密切关注经济活动和通胀变化,包括工资和物价之间的良性循环,以可持续和稳定的方式实现2%的通胀目标。

  在今年7月份的会议上,日本央行就已经宣布扩大对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的目标区间,让其在0.5%-1%内浮动,但将通过固定利率购买操作严格限制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在1%以下波动。眼下不断上升的全球债券收益率和持续的通胀,正使日本央行越来越难以坚持其具有争议性的YCC政策。

  美债收益率近期大幅攀升,上周自2007年来首次涨破5%也给日本央行调整YCC政策带来压力。日债和美债走势之间有较强的相关性,随着近期美债收益率飙升,10年期日债收益率也走高。为了遏制收益率上涨,10月24日,日本央行曾不得不宣布计划外的债券购买操作。

  此外,在YCC政策下,日本央行一直面临着保汇率还是保债券的两难,而日本央行一直选择“保债弃汇”。由此导致的是,在日债市场,投机者做空日本国债“对赌”日本央行,而日本央行则是继续苦撑,坚决捍卫10年期日债收益率上限目标,并以牺牲日元汇率为代价。但随着日元兑美元不断下探150的去年干预位,市场人士认为日本央行进一步调整YCC的压力也在不断积聚。

  “无论是对于进一步提高10年期日债收益率控制上限、取消YCC,还是结束负利率的角度来看,日元的持续疲软都会给日本央行增加压力。”Market Risk Advisory研究员高吉富加也(Koji Fukaya)称,日元目前受到两方力量限制,干预风险增加限制了日元进一步下跌,但YCC政策下美日利差走阔则阻碍了其复苏。

  YCC和负利率政策的结束会对全球金融市场产生什么样的影响?穆迪高级经济学家安哥里克(Stefan Angrick)认为,其最大的影响是,美债市场可能会面临更大的动荡。理由是,日债收益率上升,将会鼓励日本投资者将他们持有的大量美国、欧洲和澳大利亚国债和债券基金赎回,汇回日本进行投资。这可能会导致美国等国债券市场资金外流,造成债市动荡。

  安哥里克表示,事实上,日本央行在沟通上近期也已作出微妙变化,最近日本央行的报告一直在不遗余力地强调经济的好消息,如出口增加、几十年来最高的工资增长,同时避免提及不利的经济情况,如国内需求萎缩、实际工资下降。这为未来退出YCC和负利率政策铺平了道路。

  北京商报综合报道

现在送您60元福利红包,直接提现不套路~~~快来参与活动吧!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周唯